不语非无言

《此情应是长相守》01「男审,暗堕本丸设定」(前文整理微改)

细数一下自己来这个暗堕的本丸多久了呢?至少有一个月了吧,但蜂须贺的碎刀的事仿佛还发生在昨天。那时候是他来到这个暗堕本丸的第一天。除了狐之助告诉了他这个本丸的格局外什么都不了解,只知道自己并非这个本丸的第一任审神者,甚至不知道这已经是个暗堕的十分严重得本丸。于是他的初始刀——蜂须贺虎彻在第一天就为了保护他而碎刀了。他觉得蜂须贺真傻,这个本丸暗堕的刀那么多即使在他的保护下侥幸逃过这一次,难道暗堕的刀就不会再袭击他了么?不用想也知道是不可能的。他能做的只有把已经碎刀了的蜂须贺的残骸用自己的手绢包好贴身收了起来,以此怀念这把护主的刀。
觉得蜂须贺傻是因为自己很清楚自己只是政府用来试探这个本丸里的那些付丧神的工具罢了。毕竟把完全没什么特长的新手扔到一个暗堕本丸怎么看都不是让人来净化的不是吗?他本来就不想接管这个本丸,对于他而言前审神者们留下来的刀即使身处同一个本丸那也是别人的刀,更何况这些刀大多数都暗堕了,可碍于接管这个本丸是时之政府的安排再不情愿也没办法。
在他就任的这一个月里没有任何新刀出现过,也没有旧刀被刀解,当然除了害蜂须贺虎彻碎刀的五虎退外的。前者因为作为审神者的少年从来没去过锻刀室也没带刀出阵,后者是因为刀剑们有政府对审神者的制约。于是审神者干脆除了日常安排刀剑们出阵远征外便什么都不干了,连内番都是由之前审神者的近侍刀次郎太刀决定的。就目前的情况而言,近侍刀虽说是近侍但每天只是负责捡起被审神者扔在房门外的出阵名单和负责把三餐送到审神者的门口罢了。审神者只在这个本丸露过两次面,第一次是刚刚接任时,第二次是他把五虎退强制刀解时。这样的情况以至于到现在刀剑们连审神者的代号都不知道,而审神者对这些刀剑也没有丝毫兴趣。不算蜂须贺和五虎退的碎刀的话双方倒也算是相安无事。
在自己房间无聊的看着天空发呆,这个本丸里连一个可以和他说话的人都没有,而且也不知道本丸里暗堕的刀剑什么时候会再次袭主,他觉得自己被逼得快要发疯了。因此他决定去缎刀,锻一把属于自己的刀,不否认他是希望能锻出蜂须贺虎彻。只是他忘了,第一次锻刀的公式是无法修改的。
来到锻刀室,他把锻刀要求和刀匠交代了后便等着取刀。
这个本丸的材料基本都在刀匠这放着,倒也省了不少麻烦。这个本丸是个底蕴深厚的本丸,因为它被多任审神者经手,而她们的财富大都留了下来,至少剩下的材料和道具什么的都不少。刀匠看审神者也急着要刀,所以理所当然的在没有过问的情况下私自用了加速符。因为第一次锻刀的加速符是免费的,所以在刀匠把锻好的短刀——小夜左文字给他时他也没说什么,只是道了谢后便带着小夜离开了离开了。
"我是小夜左文字。你希望……对谁复仇……?"小夜左文字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审神者,这是一个相当普通的少年,看起来相当成熟甚至有些显得老气了。身上着妆以紫黑色为主色调,配有少量精致且小巧的银饰。
"我是你的审神者,代号雁来。并非是这个本丸的第一任审神者,我就任审神者才半年不到。在前几任审神者的影响下这个本丸里的其他刀基本都暗堕了。"审神者掏出一个御守不由分说的塞到了小夜手里。"你以后就是我的近侍刀了,照顾好自己。"自称雁来的审神者道。
"……这样就行了吗?"小夜把御守带上后对审神者道。
"嗯。这样就可以了。小夜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我不知道你的兄长们是否在这个本丸里……"说道这雁来的眼神有些闪躲不再直视小夜,声音也小了很多。但他顿了顿后还是接着道"对于你的兄长你要有心理准备。以后你有什么困难就上我房间来,不过目前不介意的话还是住我的房间比较好,不喜欢两个人一起住的话,大不了我用屏风隔开。受伤要及时手入,如果御守没了我再给你买就是。"大概是因为在这个本丸里现存的属于他的刀只有小夜左文字吧,又或许是其他原因,总之雁来几乎恨不得把所有柔情给眼前的这把短刀。这种太过虚幻,一点也不真切的柔情让小夜有些不自在。
"小夜有什么想要的吗?明天我会带你去万屋采购。"雁来察觉到了小夜的情绪,他蹲下揉揉小夜的头发,扯开了话题。
"带上我去,是经济上有什么困难吗?"小夜道,虽然语气平淡,完全听不出喜怒。但是会这么说,果然还是误会了吧。雁来想,他对小夜解释道:"我虽然不是什么土豪但是基本的消费还是没问题的,你如果有什么想要的直说便是。"
小夜只是点了一下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雁来虽然想和他再聊几句但一个因为不知道说什么好,另一个原因是他还是觉得这个地方怎么都不如他的房间安全。于是他干脆抱起小夜回了房。小夜微微吃惊了一下但并不抗拒。
从锻刀室到审神者房间的距离不算短,雁来一直抱着小夜,小心翼翼得宛如手里抱着的是他的全世界。在小夜看来此时的雁来实在是太脆弱了,只要有人恶意相向他就会垮掉般。"你有……想复仇的对象吗……?"终于小夜在到达审神者房间,雁来把他放下时没忍住问道。
"……有啊。"审神者的动作明显得顿了一下,他深吸一口气才缓缓答道。
对于这个答案小夜一点也不感到意外。"是谁?"小夜问道。
"如果是想复仇的人的话有很多啊,比如说:以前欺负过的的同学,给我穿小鞋的老师,背后抹黑我的同事,看不起我的人,对于这些人我都想报复他们啊。你知道吗?以前因为我穿得比较好,所以被同学被扒光衣服来羞辱我。我哪里得罪他们了吗?没有吧?!买衣服的钱是我们家自己的啊!合法得来的钱买的衣服,只是比他们好看一些而已。他们就把我的衣服剪烂,人我不得不关着身子回去。然后回家后我被母亲狠狠得骂了一顿。因为她觉得学校同学怎么可能只针对我?是我自己不小心搞坏衣服才这么说。在我的经常下她才愿意去学校找人对质。最后你猜怎么着?全部人都说我诬蔑人。回家后我妈就把我打了一顿。是不是很好笑?"雁来对小夜扯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一点也不好笑,小夜想。"后来我长大了一点,因为学习不好,家里条件不错,导致所有人都觉得我是走后门的。学生觉得我是老师这边的,老师觉得我是学生,还是差学生。我父母对我生活也不算上心,所以老师把很多锅甩我身上我都傻乎乎的背着,心里还偷着乐,觉得这是老师对我的信任。……"雁来对小夜说了很多话,几乎都是对过往的抱怨。小夜静静得听着,没有丝毫不耐烦。
"在这个本丸,我失去了我的初始刀蜂须贺虎彻。我失去了一个同伴,我不希望再失去什么了。你懂吗?你可愿意和我一起面对未来?"雁来问道,他既期待又害怕小夜的回答。
"嗯……"小夜用几乎是细不可闻的声音答道。
"约好了,要一直一直在一起。不可以食言。"雁来道,他表情严肃,显然这不是个玩笑话。"我目前没法控制这个本丸的刀男,所以我们想活下来光是靠原来那些本事是远远不够的。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就丧命于此了。我一会就带你出阵,只有我们两个。可能会有点吃力。"他信任小夜左文字,所以放心和他出阵上战场。
"……请给我能杀敌的装备。"小夜道。依言雁来把投石兵·特上的金色刀装给了小夜,虽然这本来想着给蜂须贺虎彻,但现在给小夜也不错。至于蜂须贺虎彻……雁来相信再过不久说不定就可以见到了。他把自己的遭遇私下和相熟的佐藤前辈说了,对方十分同情他的遭遇并把战场上也可以遇到刀的事情告诉了他。今天他着急出阵的目的一个的确是和小夜刷刷练度,第二个就是希望出门碰碰运气。当然这个他是不会和小夜说的。
觉得自己交代得差不多了,准备出阵的时候雁来看了看钟才后知后觉得发现已经快到中午了。"你在这等我一下,我去准备点吃食。"他道。他觉得小夜虽然本体是把短刀,但说不定吃好点还是可以长个的。
他之前没有照顾过刀,不清楚人类的食物刀剑男士们能不能吃。但参照教科书上说给刀男手入是需要消耗材料的,想当然雁来觉得他们大概是不会吃人类的食物的,所以他去刀匠那那了些材料。本来他没有想着要给其他刀剑男士做饭的,但想着做一份也是做,做多份也是做,便干脆就多拿了点材料。
刀男们要吃饭,审神者当然也要。雁来算不上什么大厨,但仅仅是做几个家常小菜还是没问题的。虽然不知道小夜吃不吃人类的食物但他还是做了两人份的量。对于木炭等材料怎么才能变成食材,雁来也不会。只好把它们在锅里翻炒几下,加上些调味料便出锅了。
他把小夜那份打包好后给剩余的刀男留了张纸条,上面用他不怎么熟练的日文歪歪扭扭的写道:"不知道你们吃什么,如果锅里的东西你们可以吃那你们就吃了吧。今天中午做的。"
雁来相信即使有刀男是瞎的也不可能全瞎了,所以他把字条随手贴在厨房的门上,随手拿了放在桌上的便当就走人去找小夜去了。他觉得自己给算是半个敌人的刀剑男士们做饭已经是非常很可以,甚至是可以说是尽到作为审神者的责任了——至少没有苛刻他们什么不是吗?当然他有意忽略了这是他就任审神者一来第一次为其他刀剑男士做点什么。
回房间的路上他担心的是小夜会不会喜欢他做得吃食,至于其他刀剑男士?爱吃不吃,反正饿不死。雁来从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圣人,更不会觉得这样对其他刀剑男士会有什么亏欠。人心一向是偏的,况且他和这是刀剑男士还有一些不怎么愉快的过往,对他而言重要的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才是值得重视的。
"小夜,我回来了。"雁来扣了扣自己的房门道。他期待着小夜看见自己给他做的吃食时的反应,大概是吓一跳吧。自己居然可以连木炭那些东西都可以当食材做成合适刀剑的吃食,他一定想不到。雁来在心里想着想着还有些小激动。
"……"雁来站在门外等了半天也不见动静,吓得他还以为小夜出什么事情了,一急之下他直接就把门一脚踹开,却发现房间除了小夜左文字外山姥切国广也在里面。看着这边陌生的刀雁来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什么地方惹山姥切不快而导致小夜碎刀。
"我是山姥切国广。……那个眼神是怎么回事。对仿刀的身份感到在意吗?"山姥切主动打破了原本微妙的气氛而让气氛变得跟微妙了。
"啊?"山姥切刚刚说的分明是入手时才会说的自我介绍,这让雁来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想认你为主。"兴许是实在看不下去自己审神者那副白痴的样子小夜开口解释道。
"诶!!!我吗?!"本来还有些暗暗戒备的雁来听了小夜这话也放松了下来,他觉得如果山姥切真的是打算认自己为主的话,自己这样的确不厚道。
"……嗯"山姥切答道。
"不愧是国广的第一杰作!就是有眼光!"雁来十分自恋的道。
雁来表面上看起来很和气,但是他内心还是不接受山姥切的。毕竟不是自己亲手锻出来的刀,怎么知道他是不是卧底?这也不能怪他戒心重,他已只是不希望小夜重复蜂须贺的结局罢了。初始刀蜂须贺虎彻的碎刀终究成了他心里的一根刺。
"……"山姥切拉了拉自己身上的白布,并不是很想回他的话。或者是说,他不知道该怎么回这个审神者的话了。
"山姥切也来吃点东西吧,我自己亲手做的哦。你和小夜看看合不合口味。"雁来考虑到用材料做的饭只带了小夜的一份,便明智的选择了不拿出来。他把两份普通的便当给了小夜和山姥切,普通的便当他只做了两人份,餐具也只有两份,为了避免尴尬他只好选择不吃了。想着自己既然不吃饭待在房间也碍事,便和小夜打了声招呼就出去了。
雁来考虑了一下最后去了庭院,因为那大概是这个本丸最好看的地方了。他依在庭院的万叶樱上和一个与他相好的前辈佐藤聊起了短信,他询问的都是些比如说:如果是曾经有主的刀再来认主怎么办、对方可不可能是卧底之类的问题,对方也耐心的一一解答。如果雁来是刀男的话他身边可以已经炸满了樱花——虽然他不是,但是春景下的万叶樱帮他完成了这个特效,粉嫩的花瓣被微风吹落和刀男的飘花倒的确有几分相似。
私下雁来和佐藤是认识的。算不上有多熟,雁来有什么不懂的都会向她请教,但好在佐藤是个热心肠的,能帮的她都会尽量帮忙。有空兴许得去前辈家拜访一下了,雁来想道。在他的记忆里佐藤前辈一直是一个相当温柔,眼光独特且十分有远见的一个女子。



评论(10)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