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语非无言

《此情应是长相守》「男审、暗堕本丸设定」(未修)

雁来和佐藤是认识的。算不上有多熟,但好在佐藤是个热心肠的,能帮的她都会尽量帮忙。有空兴许得去前辈家拜访一下了,雁来想道。在他的记忆里佐藤前辈一直是一个相当温柔,眼光独特且十分有远见的一个女子。
不过比起去找佐藤前辈当务之急还是带小夜他们练练级再说……,如果是刷图的话还是得从图1-1开始吧,毕竟小夜目前还没等级,如果强刷高级图的话万一碎刀了这就和他带小夜刷图的本意背道而驰了。
正当他准备回房间去叫小夜他们准备出阵的时候却被一个电话拦住了脚步。这个电话他很不一般,因为这是佐藤前辈打来的。想着反正小夜他们在自己的房间,暂且还算安全。与其急忙带着他们盲目出阵倒不如听听佐藤前辈的建议,说不定还会事半功倍,就接通了电话。
“喂?雁来吗?”一个相当温柔的声音道,这个声音听起来十分稚嫩,加上有些音节都不是很标准的缘故常常让人误会是一个小女孩。事实上佐藤早就过了小女孩的年龄,而且长得也并不可爱。她唯一和“小女孩”这个词扯得上关系的地方是两者都是女的罢了。
“是我。佐藤前辈找我有什么问题吗?”雁来道。
“你那边方便说话吗?因为你那边情况特殊……加上你之前告诉我的那些,我觉得有些注意事项早点和你说比较好。”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里夹杂着不易察觉的担心。
“诶,这样么?那前辈可能要等下,我转移阵地先。前辈别挂电话啊,很快的。”雁来一边这样回答一边思考这个本丸除了审神者的房间哪里还是安全且相对比较私密的地方。
“好,我等你。不用急。”电话那头回道。
良久,雁来终于想起这个本丸最私密最独立的地方了。有什么地方能比除公厕外的厕所更私密呢?刀剑居室和审神者的住处是分开的,一般而言根本不会有刀剑愿意来审神者的住处,不一般的情况下,比如说想偷袭的,也会被政府为了保护审神者人身安全而在审神者居室布下的结界挡住。他也相信即使刀剑们突破了结界也不会无耻到去厕所偷袭。所以论私密性,审神者居室的卫生间绝对是首选。
“我到了,这个地方保证私密。”雁来道,语气里还为自己居然能想到这么一个好地方而略感自豪。
“是这样的。你那个本丸的刀男们暗堕的情况总体而言应该还不是特别严重。但是应该是或多或少会有几个极端派,比如说被你刀解了的那把五虎退。
……很抱歉提起了你的伤心事,但是你总得走出这段阴影的。说不定你下一把刀就是蜂须贺不是吗?其实只要你愿意等,你想要的都会有。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罢了。在他们来到之间你应该要保护好自己,不然命都没了你拿什么去等他们来?我知道你为蜂须贺自责,但你要知道,碎刀这种事你以后可能要经常经历。一是因为你的本丸是暗堕的,刀男可能会出现袭主的想象;二是政府给我们所分配的日课里就有“刀解两把不需要的刀”为任务;三是本丸的刀剑居室是有限的,其他资源也是有限的,我们优先考虑的肯定是那些强大、忠心、自己喜欢的、稀有的刀。你不可能对每把刀的碎刀都感到自责,就像我们在现世也会有辜负的、错过的人一样。这是你无法避免的。如果你真对所有事情都在乎,那你应该去医院看看了。……”
“……”雁来开始觉得他接这个电话兴许就是个错误,虽然他无法否认佐藤前辈说的不对,可他就是觉得听着不舒服。不过不爱听是一回事,他还是知道忠言逆耳的,况且佐藤前辈的话的的确确是为他着想。
一开始佐藤在讲注意事项之前还试图用自己的方法开导一下雁来,可见对方态度有些冷淡,明显不怎么成功。见这个话题没法再聊下去了,她果断话风一转说起了正事:“我猜你准备带着你现有的忠于你的刀去练级对不对?个人建议你现在别让他们去远征和出阵。你不如现在和暗堕得不算严重的刀男们拉拉关系,使他们对你的态度有所转变。对于暗堕得太深的刀男就趁早刀解了吧,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们难免不会影响其他刀男。如果你不希望为了芝麻丢了西瓜的话。”
“为什么不能带他们去练级?”雁来有些不解得问道。
“你不是说山姥切是之前暗堕的刀中的一份子吗?在即不能排除他是探子也不能确定他没有暗堕或者暗堕的倾向的情况下你贸然出阵的做法纯属找死啊。在合战场你就可以保证他不会突然给你来一刀?甚至可能和时间溯行军连手也说不定。”佐藤慢慢给他分析道。
“前辈你想多了吧……再怎么样他也不会和溯行军连手啊,因为这手不是他们想连就能连的。”在雁来看来佐藤前辈的脑洞有些开大了,山姥切和时间溯行军连手怎么样都觉得不可能。先不说溯行军有多大的理智才不会看见山姥切就怼,二是山姥切要连手他也没这个筹码啊。

评论

热度(10)